重庆工业服务港加入协会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协会动态 > 详细
▎大师风采▎专访 | 何人可教授——“设计师,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来源:重庆工业设计协会      发布时间:2021-02-26
 

何人可教授

中国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前院长、博士生导师
丹麦皇家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中国工业设计协会特邀副会长
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主席

一、

老工:国内的大众目前对工业设计行业是否存在哪些误解?

何教授:我经常去各个企业,碰到各个企业的领导人,很多人就问我,工业设计是不是就是做造型的?其实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被问了至少40年!直到今天,很多人对于工业设计到底是做什么的,还是一个模糊的观念,也就是会认为工业设计就是做造型,就是做美工。

但是今天的工业设计,尤其是在我们的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时代,工业设计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它的复杂性大大的增加了,比如说今天我们典型的工业设计—手机,它既有硬件的设计又有软件APP的设计,同时还有软件后面大量的内容设计。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工业设计,在很大程度上是把硬件、软件和服务三个领域的东西能够融合成一个整体,能够更好的服务于我们的消费者。


二、


老工:与2、30年前相比,国内的工业设计教育产生了怎样的发展与改变?

何教授:我们所说的工业设计教育起步较晚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因为咱们国家工业设计要说远的话,可能是从上个世纪50年代,中央工艺美院开始就已经有设计教育,但是正是成立工业设计专业,开展工业设计教育可能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情。

当然我们这个工业设计也经历了几个阶段。

初步的阶段:主要是向海外学习,比如说我们像柳冠中老师、张福昌老师都分别是从德国还有日本学习回来的,咱们湖南大学的很多老师也是从国外学习的,我本人就是80年代去丹麦皇家美术学院学习设计。

所以在上个世纪的8,90年代,我们主要是学习国外先进的工业设计和设计教育,尤其是受到日本和德国的影响,然后从上个世纪末开始,各个学校也在逐渐的探索我们自己特色的工业设计和教育。那么我们的工业设计其实最早是从家电企业开始的,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市场、在国际市场中国的家电以海尔、美的为代表已经成为了国际上著名的品牌;

第二个阶段:我们的设计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关注于产品,比如说电视机的设计那时候还有电话机的设计,手机的设计功能机的设计等等,但是自从苹果,有了这个iphone这个世界就变了。
它就从以前的单纯的产品设计逐渐的转向硬件、软件和服务的设计,我们还是以手机为例,如果手机没有这个操作系统没有上百万、上千万的app的应用,这个手机就是一块砖,能够打电话之外别的应用都没有,那么每一个app的背后呢,又有大量的服务来支撑,比如说爱奇艺是一个app吧、b站是一个app吧,但是它的后面呢都是有这个用户创造的各种内容,没有内容那电视机算个什么东西,就是个黑框子,手机就是一块黑屏。
所以从这个iphone发明到现在,我们的工业设计它更多的是一个资源的整合,它是把硬件、软件、服务构成的这个生态设计作为我们的一个核心,现在像我们的智慧家电、智慧家庭的这些设计,其实也是一样的,当然还有现在的这个网购也为我们的这个工业设计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因为以前设计师和用户之间是没有直接联系的,但是现在你看我们无论是在淘宝还是京东,买了一件产品,它都希望你有一个评价有一个反馈,这样一来的话,消费者和设计师和企业之间都有了这种直接的联系。

所以现在这个工业设计,就不在是以前设计师拍脑袋的事情了,它更多的是要关注用户的需求和用户的反馈,但这一切都是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设计的变化。

三、

老工:什么是设计?设计的本质是什么?在您看来好设计的标准是什么?

何教授:这个呢,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是它又是一个永恒的命题,首先如果我们从企业的角度来说的话,从上个世纪50年代IBM的总裁汤姆斯.华特森,就说过一句话 Good Design Is Good Business,什么是好的设计呢?好的设计就是好的商业,商业成功是设计的一个证明,这是从商业角度来说。


四、

老工:您在作为评委在评审设计作品时,会优先从哪些方面进行考量?

何教授:因为每一个设计竞赛都有自己的主题,也有自己的价值导向,所以每一个竞赛它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有的竞赛它是专注于可持续设计,当然它的优先级就是是不是环保?是不是有利于我们人类的永续发展,它是不是在整个生命周期对我们的环境是无害的,但是有的设计竞赛它叫-比如中国智造大奖,它可能就比较偏重于新技术的应用、人机交互、用户体验等等。

所以不同的设计竞赛,它的评审的标准和它的价值取向,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总体来说,设计竞赛评价的标准和我们设计本身的评价标准是一致的,好的设计就是要有好的用户体验,同时呢也能够体现出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五、

老工:您如何看待设计借鉴和抄袭的问题?面对抄袭,设计师们如何才能更好的维护自己的权益?

何教授:其实在设计界或者任何产生知识产权的这些领域,都会有这个剽窃或者说好听一点借鉴,但是呢这个并不可怕,因为所有人类的成就都是在巨人的肩上发展起来的,所以学习和借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
但是呢我们一定要了解到这个度,也就是说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所以我们的设计肯定是要向别人学习,肯定是要有所借鉴,否则我们人类是不可能发展的,但是呢要充分的了解你学习的对象,他的专利保护,他的知识产权保护的范围,绝对不能越界,因为尊重别人也是尊重自己。

所以我觉得所有学设计的学生也好,还是实际进行工业设计的设计师也好,一定要有充分的知识产权意识,学会保护自己,同时也一定要避免侵权。

六、

老工:设计院校学生的设计普遍存在过于理想化、概念化的问题,而目前行业所要求的设计更加注重成本、落地、商业等问题,您如何看待它们两者间的现实偏差?

何教授:其实你看我们的工业设计奖项,包括金芦苇奖、红点奖、红星奖、IF奖,都会把设计分为两类。一个是产品类,可实现的或者已经实现的;另一个是概念奖,而概念奖主要是针对在校学生,或者说是年轻设计师,我们要鼓励他们要去探索未知、探索未来,如果我们培养的设计师都只局限于今天这个世界上已经存在的东西,或者是企业我们马上要投产的东西的话,那么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所以,年轻人尤其是同学们,在学习阶段还是要以探索未来作为我们的学习目标,但在这个方面呢,也要注意它的现实的可行性,比如在3年、5年、10年后,它是不是具有真正落地的可能性,所以在技术方面、材料方面、工艺方面要做非常深入细致的研究,使我们的设计不至于完全是天马行空,而在多年以后可能会成为现实。

七、

老工:商业化设计似乎已成为设计行业的主流,这种现象是否不利于中国工业设计的发展?如何才能扭转这种局面?

何教授:我前面已经说过对于企业来说什么是好的设计,Good Design Is Good Business,或者说Good Business Is Good Design,所以评价的标准是非常明确的。对于行业来说,如果不能创造商业价值的产品,可能就是对我们所拥有资源的浪费。

因为不能创造商业价值,那么这个企业就一定不可持续发展,这样一来的话,这个社会还会发展吗,不会的。所以设计它一定是具有商业价值的,我们在学校学习的时候,我们的同学也一定要关注这个问题,不能是完全的天马行空,与此同时呢,我们也要记住设计师的社会责任感,我们要关爱弱者,我们要保护环境,使我们的地球能够可持续的发展下去。

八、

老工:您对现在国内的工业设计专业的大学生有什么寄语和希望吗?在中国未来的发展中需要他们完成什么样的任务和担当什么角色呢?

何教授:现在的大学生就是我们国家的未来,所以我们的大学生,第一应该了解我们这个世界发展的趋势,趋势第一从技术上来说就是数字化,就像马云前几天所说的,“这次疫情,可能推动了我们这个世界数字化的进程至少20年”。

因为以前有很多企业行业对于数字化可能不是那么坚决,但是这次疫情之后,它不得不走向数字化。就像我们在大学,全世界所有的这个学校,从幼儿园一直到这个博士的训练,都是在网上进行了,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教育的数字化可能真正的前进了20年,这是一个趋势。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趋势呢,就是全球化。因为既然大家都数字化,那么数字化是没有国界的,所以世界各地文化的交流、商品的交流,可能是更加的繁忙,所以如果我们要适应这个世界的话,数字化、国际化是应该有的,这是一个方面,就是要了解世界发展趋势。

第二就是一定要了解工业设计相关的一些材料、工艺还有它的商业流程,这样我们进入社会之后就能很快的进入到社会,适应企业的需求,所以同学们在学习借鉴要主动的去参与一些设计大赛,主动的参加企业的一些实际的案例研究开发设计的工作,为我们未来走向社会呢,做一些基础的工作。


分享到:
Copyright 2010-2021 重庆工业设计协会(The Industrial Design Association ChongQing) 主办
渝ICP备10019454号 技术支持:重庆工业服务港